股市入市须知

了解投机和投资的区别

文 | 投资交易院

1、从合理角度看投机者

投机是任何自由市场的竞争产物,它源于人性对利益的追逐,本身没有道德的概念。事实上,投机也是一种工作,而且是一种辛苦的工作,在大庭广众之下把别人口袋里的钱赚过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需要投机者有丰富的市场经验和过人的胆识及智慧。


对于股市而言,这里的投机者除了少数有机会短期操纵个别股票外,大多数人都是凭自己对市场领先一步的判断而获取低吸高抛的收益的;如果公众跟随他们的判断和行动走,他们就是赢家;反之,他们就是输家,但他们会很快接受现实,做出调整;当然,为了考验公众的反应,测试性的推高股价和打压股价也是其少不了的动作。但是,大多数投机者只是价格的预测者,而非价格的操纵者,或者说其操纵股价的程度远没有公众想象的那么严重。实际上,综观公募基金持有近千倍市盈率的股票甚至是ST股票,及其一年超过300%以上的换手率,其又何尝不是打着投资的旗号在做投机的事情呢。


公众既然不能达到那样的专业程度,就没有资格来抨击他们,更不能把自己因为无知和无节制所带来的亏损都归咎于他们。没有了他们,市场将如一潭死水,而缺乏投机性的市场,资本是不感兴趣介入的。投机收益从本质上来看,是促进市场增加流动性的回报,具有高风险和高回报的特征。在风险和收益成正比的情况下,投机者形同自负盈亏的经营者,其投机行为不应该被否定或批判。相反,理性的投机活动还能够起到活跃交易、挖掘价值、配置资源、转换风险等积极作用。


无论是多大的投机者或操纵者,他们和市场之间的关系可以用拿破仑的话来概括:要么你是疯子,要么我是疯子。也许经常犯错误的不是他们而是市场或公众,但是力量大的一方终究会获得胜利,而力量小的一方则往往沦为失败者和疯子,这跟对错没有关系。所以,在做股票交易时,投资者不要经常去分析谁对谁错、合不合理的问题,而要去分析买方和卖方谁的力量更大的问题。


在证券和期货市场的投机历史上,美国的杰西·利弗莫尔是最杰出的代表,他是美国二十世纪前50年里最为耀眼的投机大师,曾经一度垄断了整个商品市场,连江恩都曾对他顶礼膜拜。对于他的投机行为,我曾写过以下的评论:


因为蔑视一切现有逻辑,因为打破一切原有陈规,天才创造了一个凡人所仰望的空间。当天才走到枭雄的道路上时,他无视轻易得到的成就,继续挑战自己的潜力和自然的法则。他继续成功,则继续辉煌,他一旦失败,则宁可毁灭。因为,他不想做凡人。


当枭雄走向巨大成功的时候,也就是他想获得巨大自由的时候,他越发想突破旧秩序,他甚至想搬起自己正在坐的椅子。枭雄往往想知道天究竟有多高,地究竟有多广,他知道,这个答案只有他或许可以解答。诸多的磨难和拥有,使他失去了对生的眷念和对死的恐惧,他清楚自己继续前进则必将夭折,只是他仍然想知道人类的极限在哪里,市场的边界在哪里。他也知道,只有他才能创造一个人们必须重新审视的高度,只有他才能检验真理存在的广度、深度和价值,因为他是行业的第一。


凡是天才的开始,都曾思考过“侯王将相,宁有种乎?”;凡是天才的结束,也都坚信过“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他常常嘲笑世人,嘲笑那些在市场分析里寻找“长生不老药”的凡人,他们希望得到持续而稳定的收益率,他们希望一劳永逸,他们害怕失败和压力。只是面对变幻莫测的市场走势,这些辛勤的劳作幼稚得可笑——人在江湖走,怎能不挨刀?


没有一劳永逸的秘籍和方法,最多你也只能为自己做一副铠甲(比如投资策略、资金管理、交易系统等),使自己在获点小利的同时尽量长寿些。所以,很多人将精力放在了做铠甲装备上,而忽视了对自己勇猛本性和舔血生涯的残酷训练,此为枭雄所不齿。当然,当99%的人都倒下时,被这副铠甲保住性命的人也就成了将军——但他,不是枭雄。


枭雄深深明白什么是刀口上舔血,什么是有去无回。他的强悍和睿智使他考虑的不是每场战役的生死问题,而是如何将所有的人打败,获得一个人的胜利。他索取的不仅仅是金钱,还包括心理上的强烈满足。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行为,这种每场全力投入的剧烈程度,注定了他大起大落的人生。他常常考虑的是战、战、战,凡人常常考虑的是挡、挡、挡。因为有他的存在,凡人避其锋芒;因为有凡人的存在,所以才有他的嗜血成性。他的陨落,凡人不可理喻。


寂寞、训练、搏杀、享受、疯狂,他早已习惯了,他死于常人所不能知晓的枭雄气节。但枭雄往往是不幸的,因其尝遍艰辛与荣耀的孤独和狂妄,凡人承受不了;因其无视市场和大众的态度、蔑视公德和逻辑的思维,凡人接受不了。

 

2、从比较角度看投资者

人们总是无法接受“投机”一词。在国外,这是个中性词,但在国内,却是个贬义词,意味着投机倒把、损人利己。所以,即使是在做同样的事情和同样的动作,人们更愿意用“投资”一词来取代“投机”。


投机和投资本身都是人们获取利润的一种方式,就好比降价策略和涨价策略一样,尽管两者可能都会取得同样的利润,但是有人就会认为降价促销是在扰乱市场秩序,而涨价则是因为商品确实有涨价的理由。


如果非要从股票市场上对投资和投机做一个区别,那么投资行为与投机行为有以下几个主要的不同之处:


其一,投资者首先考虑的是资本相对于通货膨胀的保值问题,所以会特别关注借以寄生的资产属性及其质量状况,如公司所属行业前景、股票红利的发放情况、市盈率大小、公司治理情况等,都是其关注的重点;而投机者所购买的商品往往不是他所需要的商品,他需要的只是短期盈利的载体,一旦该载体的价格下跌,他就会进行抛售。


其二,投资者购买的是公司价值,而投机者购买的是股票价值。所以投资者主要分析公司的状况,包括宏观经济、产业经济、公司管理、市场前景、竞争对手等状况,他是站在一个股东的角度来看问题的;而投机者则主要分析的是股票的状况,包括市场供求状况、群众心理状况、技术面状况等,他是站在一个商品购买者的角度来看问题的。


其三,投资者考虑的至少是5年以后的公司盈利问题,而投机者则考虑的是半年甚至一天之后的盈利问题。由于公司经营的问题不会在短期内出现巨变,而宏观经济一旦看准了也不会在几年内出现大问题,所以投资者不会关注短期内的股价波动情况,除非该公司股票正处于极端疯狂的上涨态势;而投机者因为自己购买的是商品,所以必须像商人一样时刻关注现时商品的价格涨跌状况,好按照商人低吸高抛的方式来赚取差价。所以,他们不关心公司的价值,而只关心股票在市场心理上的价值。


其四,投资者对每年投资回报的要求不是很高,几乎等同于对一个公司正常发展而提出的盈利要求,一般大致为20%—30%,这已是国债利息率的几倍,具有合理的诱惑力;而投机者则对每年的投机回报有较高的要求,比如至少是50%-100%,因为他们在这个市场上付出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又比大众散户更富有交易的经验和技巧。


其五,投资者从不会去考虑操纵股价的行为,即使是因为购买太多股票而导致市场供求关系发生改变,其也不会利用这个优势来为自己牟取短期利润;而投机者则常常试图制造波动或操纵股价,或利用不对称的市场信息和可掌控的供求关系来牟取利益。


对于股票投资者而言,最具代表性的非巴菲特莫属。但巴菲特在没有获得巨大成功以前,其在生活的诸多方面其实是比较拘谨和内向的。出于这种性格,他对投资有着极其保守和固执的看法,而仅仅是他对这些看法的长期坚持,才获得了长久的投资回报。但这仅仅是他对投资的一种合理的理解,而并非是什么炒股秘诀。从他对股票的理解及其交易行为上,可以看出一个投资者所应关注的问题。


我认为他对股票有如下的看法:

1)股票是最佳投资品种

公司是看得见和摸得着的,其发展速度、发展规模以及销售份额也是可以评估的,而好的公司可以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而持续发展,投资于它们就等于是在投资最富有管理技能和资金运作效率的团队,因而由它们所发行的股票就是最好的投资品种。


2)优质股票可长期持有

尽管股市中会有几千种股票品种,且各有发展周期和运动趋势,但是从整体来看,股票的价格会趋于均衡,时间将抹掉一切投机的成果;而从长期来看,优质公司的股票会像磁铁一样吸附大量的投资资金,在股市的整体动荡中有着稳健而偏优的表现。


3)投资标的是全球经济

在股市里,真正的投资标的并不是股票,而是国家经济和全球经济,应该相信人类的建设将越来越富有效率。而在这个过程中,优秀公司将会吸引到大量的社会资本,并具有较高的成长性,因而投资于它们就等于是捕捉到了全球经济增长里的领头羊。


4)频繁交易的成本太高

正因为投资应着眼于长远的全球经济和上市公司的发展,所以对阶段性的宏观经济及产业研究不必跟得太紧,而应致力于公司长期价值的发掘并长期持有。频繁的交易将产生大量的成本,降低投资回报率。从积少成多的角度来看,这是笔巨大的损失。


5)大资金不利于做投机

当资金太多时,一年在一只股票上常常只能进出一个来回,掐头去尾后,盈利往往所剩无几,甚至还会出现亏损;但如果将资金分散到众多股票上去,又会增加更多不可掌控的风险。因此,大资金限制了交易的频率和投机行为,使投机事业难以壮大。


6)人不能准确预测市场

人类是不可能准确预测股市涨跌的,任何凭预测来进行交易的行为都终归会被证明是错误的,他们的长期收益将趋于市场的平均收益。所以应摒弃技术分析和顺势交易,因顺势交易将产生流动性风险,同时使操作者患得患失,进一步降低投资回报率。


7)投资获利靠的是复利

投资获利靠的应该是复利而不是暴利。应该拒绝择时投资和顺势投机,仅仅是在股市处于疯狂的巅峰时才可以减仓,而后在股价便宜的时候再考虑加仓。当需要彻底放弃投资品种时,应该是在该品种丧失了长期投资价值、失去了市场地位或前景之时。


8)要在集中里讲究分散

在集中与分散上,应该做融合。即:不要选择一、两只股票满仓做,也不要选择几十只股票同时交易,而应该重点选择几只股票长期持有,但这并不意味着永远不对仓位进行调整。提着几个篮子小心看护,比拎着一只篮子或抱着一大堆篮子要更有效。


9)要坚持正回报的原则

资金管理的一个秘诀就是坚持正回报原则,即投资回报不一定要追求高数字,但一定不要出现负数字。一个从未出现负回报率的投资者,同曾经出现过负回报率的投资者相比,即使两者拥有同样的年平均投资回报率,但前者的总回报却往往比后者大。

——对此比较,那些开口喜欢“投资”、闭口喜欢“价值”的几千万股民,有几个能够得上“投资”这个词?

 


3、从反思角度看待散户

根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提供的数据,中国股民在2008年的累计开户数量超过了1.4亿户(包括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这意味着高峰时期的股民总量超过了7000万人。这个数字同时也意味着除去20岁以下的人外,城市中每5个人就有一个是股民。


遗憾的是,7000万股民在买卖股票,但至少有6900万人是因为股票而去的,而不是为了股票所属公司而去的。人们在奔向市场的同时,茫然不知其行动本身的意义,更不知股票的意义。少数明白人则迷失在形而上学式的了解中,颠簸在市场的风暴里。


在现实生活中,如果人们要投资一家公司,第一会慎重考察这家公司,包括它的经营前景、财务状况、管理层能力和道德问题等;第二会评估领导者所预估的来年收益状况,审核公司上一年的盈利情况;第三会对自己有一个合理的投资回报预期,通常是10%-30%。


而上市公司给大众的投资机会则是通过股票这个载体来实现的,但大众投资的目的和实质却不会有丝毫的改变。可是,流通股票价格在未来时期内的不确定性,却从根本上扰乱了人们既定的投资策略和投资目的,贪婪的本性使得不富裕的人们常常追逐股票买卖差价而不是分享公司长期发展的收益。只有巴菲特等极少数人才一直站在股东的角度,来思考所投资公司的问题。他们认为,只要世界经济和国民经济持续向前发展,只要企业不至于破产消失,必定会有更好的机会和更有利的价格出现,而股价间歇性的下跌过程,则正好为其继续增加股权提供了机会。


这样的股票购买实质却被6900万股民所忽视,不得不说是拜急功近利的社会形态所赐,但同时也不乏客观的环境因素制约。普遍投资者的不成熟心态、普遍投资标不具备投资价值、管理层对股市的不合理认识、国家对股市非常规的调控手段等,都促成了中国股市投机盛行的局面。但即便是人们知道这样的市场是不正常的、不合理的,可如果谁敢阻挡它横行的步伐,谁就会被碾成粉末。所以,就中国股市目前的状况来看,投机交易的盈利还是比长期投资的盈利要高,投机还是有其广泛的市场生存空间。


但是,散户在投机的市场空间里,往往被沦落为最底层的失败者。原因很简单:一群在日常工作中问题重重的人,如何在高手如云的博弈市场里获得胜利?个性问题、习惯问题、认知问题、方法问题、态度问题等,都使大众散户不得不背上“乌合之众”这个称号。大众虽然人数众多,但却是一盘散沙,在诸如资金规模、研究实力、内幕关系、信息渠道等方面都毫无优势可言,但他们却偏偏喜欢自以为是或是想当然,为股市做贡献和做养料也就成为了必然。而事实上,在主力机构的相互博弈中,大众散户不是他们必争的战利品,主力看不上他们,他们却非要去做牺牲,这等于是自取灭亡。因此,一个散户如果不能够研究出稳妥的盈利方式,最好是永不进入股市,或把资金长期交给自己信任的基金公司去打理。


但散户对基金也应该有一个清楚的认识,基金在国内的身份其实是大爷,而不是大象。多数基金经理们拿着舒服的高薪,被人盲目崇拜,却不思进取,无所作为。他们享受世人的供奉,在政府的授意下安度自己的生活,却从没想过要为大众做些什么。那么多先进的电子设备、复杂的计量模型、层层的风险控制、大牌的管理人员,都往往只是糖果上的包装。他们拿着最先进的重型武器却从不主动下战场,因为他们没有可以赢的对手,他们只会等着政府的大船(新批入市的资金)将他们送到胜利的彼岸。


散户也有股民和投资者之分,对于“股民等于民工”的理解,我曾有过以下的评论:


民工和员工都是要工作的,都是有一定技能和知识的,也都是要对目标负责的,他们的主要区别在于职业程度。前者的职业化程度低,没有严格的细节要求和复杂的技术体系,也不讲究职业培训和企业文化,以前是怎么干的现在还是怎么干,大致怎么样就行了,为的是一日三餐,为的是一家老少;后者的职业化程度相对较高,不仅有一系列的学习要求和工作指标,同时也有提升素质的通道和多层次的晋升体系,更重要的是能开发劳动者的能动性和创造力,使其能站在更高的角度来思考问题,解决问题。


股民和投资者都是懂看盘的,都是有一定技术和股市常识的,也都是要对盈利负责的,他们的主要区别也在于职业程度。股民几乎没有意识到职业性的问题,绝大多数人把自己在生活中的不良态度和作风带入了资本市场,把工作中低劣的思维习惯和行为习惯带进了投资场所。不喜欢学习,不喜欢思考,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在社会上不具备竞争优势,在博弈市场里却指望能摇身成为大赢家。这种人,无论在哪里都只能是80%的垫底者,而问题的结症显然不在于市场。投资者则对投资和投机有清醒的认识,能够一贯遵从客观的市场规律,勤奋钻研,善于纳谏,有着严格的纪律性和资金管理要求。他们白天看盘、晚上分析、平时学习、偶然郊游,所有的工作重心都以交易为转移,且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有着良好的心理素质和丰富的内在世界。


若股民和投资者同台较量,孰赢孰输,已是昭昭然。无论是在哪一个领域,勤奋者夺取懒惰者的资源,智慧者夺取愚蠢者的资源,有实力者夺取无实力者的资源,都是很现实的客观规律。投资者很理智的意识到,要用自己的勤奋来获取智慧,再用自己的智慧来提升实力,最后用自己的实力在资本市场站稳脚步;而股民则讲究一切随缘,一切是命,市场总会给自己机会的,而机会往往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且正好砸在自己的头上。


总体来说,民工也是社会建设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社会进步中的必然产物,很多艰巨的工作都是由他们完成的,不可谓不重要;股民也是资本市场结构中的一部分,是优化资源配置的积极推动者,股市生物链中不能缺少他们,也不可谓不重要——可问题是,你想当民工么?


本文版权归:投资交易院所有,其他方在转载传播时,请注明此文来自投资交易院(付费文章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微信公众号

2018    投交教育

鄂ICP备18025737

扫码关注投资交易院公众号

电话时间

周一至周五

9:00-17:00

027-88716992

请你留言

-
姓名:
电话:
邮箱: